小牛电子书 > 穿越电子书 > 有奶寻欢 (未删节1-2卷142)作者:束发 >

第44章

有奶寻欢 (未删节1-2卷142)作者:束发-第44章

小说: 有奶寻欢 (未删节1-2卷142)作者:束发 字数: 每页3500字

按键盘上方向键 ← 或 → 可快速上下翻页,按键盘上的 Enter 键可回到本书目录页,按键盘上方向键 ↑ 可回到本页顶部!
————未阅读完?加入书签已便下次继续阅读!



  他的目光灼灼四下转动,最後再度落到床上,身躯忽然一僵,颤抖著伸手过去,慢慢靠近,极慢的落到欢颜脸上,轻轻一触,指尖微转,探到她的鼻下……
  “传太医!”院内发出一阵撕心裂肺的号叫。刹时间,飞鸟惊动,乌翅乱展。
  只转眼间,数个太医已经匆匆赶到,原本都以为是这位娘娘的伤口出了问题,却没想到把脉之後……一个黑须太医已经整个人瘫软下去:“禀,禀皇上,娘娘她……她仙,仙逝了。”
  乔少临如石像般纹丝不动,半晌,才一字一顿道:“将所有太监抓起来!”侍卫慌忙领命退下。屋里只剩下簌簌发抖跪在地上的几个太医和木然不动的皇帝,谁也不敢出声,连呼吸都极轻极细。
  片刻後,温泉山庄的所有太监都被押到院外,一个个噤若寒蝉,唯独小成子声音嘶哑:“怎麽了?出了什麽事,让我进去……”
  乔少临挥了挥手,侍卫便放他进来,小成子跌跌撞撞地爬进来,看到一屋子太医的模样,顿时哆嗦起来,眼望欢颜,却不敢靠前,只是低声呼唤:“娘……娘娘……您,怎麽了?”
  屋内一片死寂,小成子抖如筛糠,依旧喃喃:“这是怎,怎麽了……才,才这麽会功夫……”
  “知晓明源利下落者,免死。”乔少临神色木然,说话的语调也无起伏,“全国通缉,往昔与之相近者,俱交刑部放落。”
  侍卫领命,他又坐了许久,才慢慢地站起来,动作如同僵了般一寸寸缓缓移动,一旁小成子跪在近前,已经泪流满面,叩头道:“奴才求皇上恩准,奴才愿随主子与地下。”
  乔少临脸孔抽搐起来,猛然抬脚将他踢地一下子倒飞了出去,重重撞在屏风上,连人带屏风跌得乒乓乱响:“殉?你算什麽东西!她还没死!”疯了般地压抑声音听得每个人都打从心底冷出来。
  “准备移驾九泉,立刻收罗全国冰块。”再发出一道旨意,他一挥手:“都出去。”
  太医们垂头鱼贯而出,鼻青脸肿的小成子却依依不舍,可看乔少临那神色,却终究不敢造次,一翘一拐的,退了出去。
  屋内寂静之极,连风,都屏了声息。
  众多侍卫环立的小院,都是静得没有人声一般。许久许久,才有侍卫进去请命,九泉已经准备就绪。屋内乔少临环抱欢颜缓缓出来,他不上圣銮,就此一步步走到山势最高的一个院落里,这院落所藏泉眼是冰寒泉,九泉中最神奇的一个,皇室每年用冰都是从此掏挖,不论天气怎样沸热,到了这里,人人都得加上御寒衣裳。
  皇帝走到近前,立刻有宫女奉上衣物,却换来皇帝低喝:“滚开。”宫女们吓得全部退下,眼睁睁看著只穿了一身夏衫,长发披散的皇帝就这样抱著欢颜走了进去。
  随著进入,强烈的寒气已经铺天盖地而来,跟著侍卫一个个都冻得嘴唇发紫,可是皇帝都没加衣服,他们自然也不敢加。奇怪的是皇帝竟然全然不知寒冷似地,步伐节奏都没半丝变化。
  一行人入了内室,便见一个冒著寒气的岩石门洞,顺著此处进去,是一溜朝下的石阶,每一步都像踩在冰刀上一般,乔少临的头发都已覆了一层薄薄的寒霜,怀中的欢颜更是连睫毛都白了几分。
  走了半盏茶的功夫,便见一个硕大岩洞,四壁冰白围绕著一个比那三泉颇小的冰池,如此严寒下,池水竟然冰而不冻,一池冰水,透明地浅浅微蓝色,如同月之银盘。洞内也没有灯火,可却一片盈亮,冰池一侧,已经立起一个长榻,垫了厚密的狐绒长毯,乔少临便将欢颜轻轻放在那上面。
  跟著的侍卫已经冻成冰人,连抖也不会抖了,几个先一步等在这里的宫女倒是无一例外都穿了棉衣,还能自由行动。这时便将一块白狐盖毯轻轻盖到欢颜身上,“多一些,她很怕冷。”皇帝淡淡命令,宫女们忙答应著飞奔出去拿。
  皇帝呆了一会,才道:“都滚。”侍卫们如蒙大赦,一个个直愣愣地走了出去,他们的脚步声刚刚消失,小成子又垂头进来,他也没加任何衣裳,冻的嘴唇发紫:“禀皇上……有两个太监供出,明源利在城外,有一处私宅。”
  乔少临霍然站起:“立刻传令捉拿,明源利,朕要将他碎尸万段!!”小成子慌忙跑出去传旨。
  洞内只剩他们二人,他伸指在她脸上轻轻触摸,她的肌肤尚有微湿,柔软而细腻,如同,活著时一样。他轻轻地抚过每一寸,泪未落下,已经凝成冰滴,“我错了。”他声音很轻,轻地如同梦呓:“早知如此,还不如放你跟他离开,最起码,那样我还能追踪,还有目标……可是此时此刻,我要以何为支撑,活下去呢?欢颜,上天真的,半点也不怜惜我麽?我究竟,做错了什麽……”


八十六、死而再生
  待御军回来时,已经天色全黑,皇帝却还是没有离开九泉池,侍卫只得进去禀报,却见他搂著欢颜同卧在软榻上,两人都是发白如雪,肌肤亦被薄霜覆盖,侍卫连叫数声,皇帝都没反映,众人这才大惊,一面宣太医急诊,一面将已经昏迷的他移了出去。
  因此当乔少临悠悠醒转,发现自己已经不在冰岩,他顿时勃然大怒,起身就要离开,却因一阵晕厥差点跌倒,这更是吓坏了赶来的朝臣们,黑压压地跪了一地,以国为重关乎社稷的话,纷纷嚷嚷,以死相求。
  乔少临终被再度拦下,加之冻得太久肢体受创,不得不在前院里歇了一晚,整夜无眠坐等天明,立刻再度朝那边走去。
  这一次他穿了重裘,因冻伤未复坐著四人抬的软椅,一行人徐徐顺阶而下,当寒气逼人的寒洞再现面前时,所有人却如雷击般呆若木鸡。
  留守在此的太监宫女东倒西歪地躺著,生死不知,而那个长榻上,竟然空无一人!
  这地方明明已经加强防守可却为什麽竟会连一个死人也守不住?上前探看的侍卫立刻回禀:“皆被重掌击晕。”
  乔少临声音低哑:“弄醒他们。”
  侍卫们慌忙行动起来,掐人中点醒穴,摆弄了一会,终於有个小太监醒了过来,迷茫四望片刻,看到空荡荡的长榻,再回头见到皇帝,他顿时嘶叫:“是明公……明源利,原来他一直躲在这里……一定是他将娘娘带走了。”
  乔少临一言不发,死死瞪著空了长榻半晌,才咬牙切齿地说:“立刻彻查这里,肯定另有通道。”他苍白的指节握得软椅把手卡卜作响,可是自从昨天开始一直死灰暗沈的眼睛,却流露一点晶亮,欢颜她,究竟是生是死?
  ……
  眼睛疼痛干涩,长长的睫毛扑闪著挣扎好一会,终於缓慢睁开一线,黑眸对上凑过来的一张脸,忽然的亮,令视线无法聚焦,她再度合眼,重新张开,终於分辨出眼前这人:“明公公。”声音竟是低哑得不像她自己了。
  “娘娘醒了?”明公公笑容满面,“要喝水吗?”说著一股茶香扑鼻,欢颜顿觉胃中空虚,慌忙张口将他送到嘴边的茶水大喝了几口,整个人又暖了几分。奇怪了,明明是盛夏,为什麽自己这麽冷。
  她眼睛四转了下,有些错愕:“这里是?”
  “是客栈,娘娘,要起来活动活动吗?”
  “好,”欢颜让他扶著慢慢坐起来,靠在床边,再将屋内扫了一眼,迟疑道:“皇上呢?”
  “娘娘已经昏迷了三天,滴水未进,还是先吃点东西吧。”明公公笑盈盈地,转身端了一碗粥来,一闻到那香味,欢颜顿觉饥肠辘辘,忙喝了几口下去,他却又将碗拿来:“刚刚醒来,不能一次喝太多了。”
  欢颜答应著又再度询问乔少临,却见那明公公转身拿了一件东西到她面前:“老奴有样东西想请娘娘过目。”她忙点了点头。
  那是一幅足有一人高的画卷,深蓝的绸边裱衬,画中是一位盛装女子。
  看到她,欢颜再度愣怔,忍不住伸手去抚摸那画卷。这人云髻如雾,眼眸似波,神情似笑非笑气,神态风流,气质更是十分华贵。
  “娘娘觉得此人可眼熟?”明公公问。
  欢颜一愣,点头道:“那天唐大人也画了张跟这张很像的……可是,他那时是在画我。”
  明公公眼睛一闪,笑道:“原来唐宁也还记得。”说罢不知想到什麽微微一笑,才再度对她说话:“唐宁眼中是你,画的却不是你,正如现在老奴看到的是娘娘,想到的,却是另一个人。”
  看欢颜一脸迷茫,他笑了笑,将那画卷挂到窗上,看著那幅画叹了口气,才道:“我要给娘娘说个故事,娘娘可想听?”
  欢颜忙点头,他才徐徐道:“老奴是跟在先帝身边侍候的老人啦。先帝驾崩,云後仙逝,再到现在的少帝,老奴算是服侍过三代主子。”他脸上隐有傲色,眼睛雪亮:“明德十三年,先帝在灵山庙遇见一个女子,为那绝色姿容倾倒,将她带回了宫中。一年後,妇人生下一个龙儿,先帝预废後而立,却因云後有朝臣支持而始终没成功,而就在此时那妇人……不,颜贵妃离奇失踪,先帝遍寻不获竟然紧跟著没过多久就驾崩了。”
  他说到这里看了呆滞的欢颜一眼,又道:“先帝逝後,一直无所出的云後将那龙儿认作自己孩子,立为太子,五年後,云後病逝,太子便以六岁冲龄做了少帝。”
  欢颜这才明白,原来乔少临并非是他母後所生,难怪他的言辞间总是透露小时候被母後责骂的怨言,想到他身世如此波折,不由得轻叹了口气。
  明公公将她神色看在眼里,又道:“颜妃在宫中的时日不长,又始终下落不明,慢慢的,大夥儿也就渐渐忘记曾经有过这样一个令先帝神魂颠倒的绝色女子,只不过,老奴因为当年受过她的大恩,倒是一直记得。”
  “她是个怎样的人?”欢颜对乔少临的生母同样充满了好奇。
  明公公却不答她的话,摇头笑笑才道:“她跟娘娘你不太一样,所以老奴一开始见到你时,虽然觉得有些面熟,可却没想到这其中的关联。”
  欢颜一怔,关联?
  “直到那天娘娘换了正装,说实话,老奴从来不是大惊小怪的人,可那天真是吓得魂魄都飞走一半。盛装之下,娘娘竟和颜贵妃一模一样!”
  欢颜看度看向画卷,同时想著,唐宁画的那个原来也是她,可是为什麽,自己会跟这个颜贵妃这麽像?
  颜贵妃!
  她忽然心中一动,心跳都快了半拍,慌忙转身看他,却见明公公微微一笑:“娘娘倒也聪慧,似乎明白了一些是麽?”


八十七、一母同胞
  “明,明白什麽?”欢颜乍然。
  明公公摇头轻笑:“娘娘果然跟她不同,颜贵妃虽有温婉一面,可也明朗直爽,对事对人的先知卓见,更是比男子更甚。”
  欢颜脸一红,只听他道:“颜贵妃离开皇宫後音讯全无,可是老奴有一点儿私藏的小本事,倒是查到了她的消息。原来她恨先帝承诺无法兑现,一怒之下竟是投入另一个男人怀抱,并且在次年生了一个女儿!”
  “只可惜那个女娃儿虽然身世尊贵,却是命运多舛,才过满月,就被人拐了去。拐这婴儿的人老奴倒也知道是谁,唉,这情孽之事真是无法说清。爱女之失致使颜贵妃决然离开了第二个男子,从此後,这才真正的生死不知。”
  他的语气有一点淡淡的遗憾,似是出了会神,才道:“而拐走她女

返回目录 上一页 下一页 回到顶部 12 160

你可能喜欢的